謝榮堂教授

德國曼海姆大學法學博士、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、中國文化大學法學院專任

   "Ius ibi remedium",醫學與法學皆以人為中心,首重人道關懷與熱忱。因緣際會參與醫療糾紛鑑定,開始時,如絕大多數人一般,認為醫師應該是萬能的神,能治一切病,能除一切苦;過程中,逐漸體認醫療有其極限,再先進精密的儀器,仍然無法完全判斷病灶,生命不可能無限延伸。醫學與法學目的皆在於解決人的問題,醫學既重事前預防,亦重事後治療;司法則以事後追懲或賠償為主。當醫學遇上法學,尤其在醫療法律爭議案件處理時,司法機關如前述,對於醫師過度嚴苛期待,而難免有事後諸葛之嫌,對於醫療前線已經極盡所能分秒必爭的醫師作出逾越要求。甚且,對於特定醫學名詞,以法律文義解釋方式理解,例如所謂醫療常規的適用範圍及強度,顯然醫界與法界就其理解存在明顯落差。但最終決定醫療法律爭議者為法院。因此,促進二者溝通與理解,避免法院誤解醫療實務運作,作成法律正確,但事實錯誤之判斷,而使醫事人員遭致訴訟上之不利益,加劇醫病緊張關係,迫使醫師採取防衛醫療,而非積極救治病人之惡性循環。期盼共同各界參與,繼續提升台灣優良之醫療品質與環境。

 

經歷:
德國D&J法律事務所、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、考試院司法官及高考典試委員、衛生福利部醫事爭議審議委員、教育部法規會委員、公務人力中心人權講座及中央部會特聘諮詢及專題講座。

 

回應留言

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