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涵蓋各種面向,人人皆有自己的看法,正如醫療不限於定規,法律也未必只有一種解答,但真理必然建立在事實上。

台灣的醫療環境各國稱羨,代價卻是全國醫護的血汗。天堂般的健保猶如粉飾太平的糖衣,成為醫師必須持續犧牲的藉口,政府要求的高品質達標了,基本人權卻得一等再等,近日榮總醫師被電梯夾死一案,似乎又是漫長爭訟的開端,諷刺的是,政府對健保給付的不公,恰與醫護的無私奉獻背道而馳。 

醫療糾紛亦是枷鎖。以救人為天職的醫師,卻未必能換來甜美的回報,動輒面臨天價賠償,讓醫師陷於救人或自保的兩難,癥結出在法學與醫學的思想歧異。部分法官不看重醫審會鑑定,亦不具備醫療專業,往往另闢蹊徑自行解讀醫學手冊當判決,或用消去法斷定因果關係,無疑讓醫病關係破裂,何況醫療並非常規一詞所能囊括,學會藉此專業平台為契機,以理性交流消弭鴻溝,畢竟法律與醫學千絲萬縷,兩者皆非二擇一的單選題。

仁者見微知著,智者洞若觀火,各展所長效果加乘,期盼各界賢達共襄盛舉,共同為重大議題發聲,得此機緣向先進前輩們學習請益,個人深感榮幸。

百樣事件亦有百面態樣,願為社會盡棉薄之力,以法理挑戰現況的不公義,並提供更多元的思維方式,正是學會存在的意義。

 

—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蔡以芃

 

回應留言

回應